我的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应用研究

经颅直流电刺激可减肥?这些研究告诉你真相

作者:znion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2-01   阅读次数:54

饮食障碍(尤其是过度饮食)导致的超重、肥胖不仅增加了患“三高症”的风险,还削弱了个体的执行控制功能和认知加工能力,进而引发心理健康问题,给个体的日常生活和健康带来严重影响。


1010.jpg


已有研究表明,肥胖和饮食失调者在前额叶认知控制神经环路上存在缺陷,根据Heatherton的自我调控的平衡模型,前额叶的冲突监测和抑制控制能力遭到削弱,打破了前额叶-皮质下环路的平衡状态,是导致个体饮食控制失败的关键因素。神经影像研究也表明:前额叶背外侧(DLPFC)激活越强,个体越倾向于做出健康饮食决策。由此可见,前额叶是饮食控制神经环路中的核心节点。 


99.jpg

无创神经刺激前额叶可引起相应的神经生理机制的改变,从而增强前额叶自上而下的执行控制功能,并抑制个体对美食的奖赏冲动,最终改善个体的饮食控制能力。相比于经颅直流电刺激(tDCS)在其他领域的广泛应用,tDCS在饮食领域中的研究应用才刚刚起步。

 
Fregni等【1】在2008年开创性探究了三种模式刺激DLPFC后对饮食渴求的影响,其刺激模式为:右侧阳极/左侧阴极,左侧阳极/右侧阴极,伪刺激。在刺激前后记录被试的食物摄入量和并用VAS量表测量被试的渴求程度。结果表明,在右阳/左阴的条件下,对美食渴求显著降低,且进食量减少。而伪刺激下食物渴求上升,左阳/右阴条件下保持不变。

Bravo等【2】有研究2mA tDCS连续5天刺激普瑞德威利氏症(新生儿期出现喂养困难、生长缓慢、体重不易增加等情况,但到2-4岁时突然出现食欲大增且无法控制,对食物存在不可抗拒的强迫行为,因此导致体重持续增加及严重的肥胖,以及许多身体与心理的并发症状)患者,阳极置于左侧DLPFC,阴极置于左侧眶上区,结果发现其贪食症状明显减轻,去抑制性进食倾向也显著降低。

2016年Burgess等【3】在实验中发现,tDCS能显著降低暴食倾向。2mA阳极刺激右侧DLPFC(阴极置于左侧DLPFC)20min。tDCS组与伪刺激组相比,对食物的渴求程度明显下降,男性下降幅度最大。另外,总食物摄入量也显著减少,降低了暴饮暴食倾向。


88.png

使用tDCS后摄入的热量(右)与未使用tDCS的摄入热量(左)对比

 
Kekic等【4】通过对39例神经性贪食症患者开展的一项双盲对照试验,报告了对双侧DLPFC进行tDCS刺激,可抑制暴饮暴食冲动并增强自我调节控制。该研究主要观察了两种电极组合:右侧阳极/左侧阴极,左侧阳极/右侧阴极。单次刺激后,阳极刺激右侧DLPFC能显著改善贪食症认知和情绪。

Sreeraj等【5】对一名37岁患有精神分裂症和暴饮暴食的女性进行了10次tDCS治疗,每次30min,2mA,阳极置于右侧DLPFC,阴极置于眶上区。治疗结束后线索诱导的食物渴求显著减少,饮食控制显著改善,暴饮暴食行为显著减少。治疗结束时体重明显减轻,10个月随访时体重减轻7公斤。

以上这些实验都表明了tDCS对于改善暴食症有积极正向的作用,很多有暴食症的人,可以考虑tDCS这种无创伤的物理治疗方法。

在饮食控制领域中无创神经调控技术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,但这将是未来的研究热点。对于刺激位点的选择可不局限于刺激DLPFC, 而进一步关注与饮食控制有关的其他脑区,如额下回和顶叶等。另外,还可联合其他的干预方法,比如认知行为干预及药物治疗等,增强无创神经干预的治疗效果。
 
参考文献:

【1】Fregni Felipe,Orsati Fernanda,Pedrosa Waldelle et al.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of the prefrontal cortex modulates the desire for specific foods.[J] .Appetite, 2008, 51: 34-41.

【2】Bravo Gabriela L,Poje Albert B,Perissinotti Iago et al.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reduces food-craving and measures of hyperphagia behavior in participants with Prader-Willi syndrome.[J] .Am J Med Genet B Neuropsychiatr Genet, 2016, null: 266-75.

【3】Burgess Emilee E,Sylvester Maria D,Morse Kathryn E et al. Effects of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(tDCS) on binge eating disorder.[J] .Int J Eat Disord, 2016, 49: 930-936.

【4】Kekic Maria,McClelland Jessica,Bartholdy Savani et al. Single-Session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Temporarily Improves Symptoms, Mood, and Self-Regulatory Control in Bulimia Nervosa: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.[J] .PLoS One, 2017, 12: e0167606.

【5】Sreeraj Vanteemar S,Masali Manjunath,Shivakumar Venkataram et al. Clinical Utility of Add-On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for Binge Eating Disorder with Obesity in Schizophrenia.[J] .Indian J Psychol Med, 2018, 40: 487-490.


上一篇:基于fNIRS元分析探讨新生儿语音感知的神经基础
下一篇:精准捕捉大脑活动的“摄影师”

资联虹康官方微信

4000-298-122
customers@znion.com
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高新大道818号
风险警示语:请仔细阅读产品说明书或在医务人员的指导下购买和使用